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晨光之浪》

上星期乘著天清,打算到石澳追捕已悄悄到來的夏季銀河,於是在「影影貢」Telegram group內尋找同道中人,最後集結了5人一同出動! 之所以選石澳,是因為我這次想要創作一幅像是「水星球上的銀河」般,以海浪襯托銀河的「外星」畫面。而要拍得這樣的畫面,有幾個因素要配合: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晨光之浪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雲上看》

繼續早前大帽山追雲海日的作品。 我們從清晨六時一直守候至十時左右,只見水氣愈發濃密,於是大家也捧起大大的白果一起下山。就在從山頂下降了百多米後,發現藍天漸現,於是大家糾結應該離去,還是繼續等待。 一位現場認識的師兄放出航拍機,也發現雲頂高度由清晨的300多米,下降至現在百多米了。可是,雲頂最終會否下降至比山頂低呢(這像才有雲海翻騰之景)?這則是沒人能預計得到的,因為區區一、二百米的起伏,對龐大的氣象系統來說,實在微不足道。作為渺小的人類,我們只能默默地等待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雲上看》

【照片背後】–《雲上帽》

過去兩個週末,皆在凌晨跑了上大帽山,希望搏得雲海。可惜結果未能如願,吃了兩粒大白果。 老實說這一幅其實不算很驚為天人,大概只能算是「只要勤力就能拍到」的程度,但能拍到,還是有些運氣。 那天我們五時多便上山,一直守候至早上十時多,眼見水氣不斷湧現,毫無消散跡象,也只好緩緩下山離去。下降百多米後,突然驚見開天!而且雲層有下壓跡象,於是又跑回迷霧中的山頂,等候雲層繼續下降。只要等到這層雲的雲頂低於我們身處的高度,就能得見雲海之景了!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–《雲上帽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靜水》

這幅作品使用了一塊濾鏡,大家猜猜是甚麼?從平滑的水面來看,大概是用了ND濾鏡去壓暗畫面,以獲得長曝效果是吧?哈,這次倒不是。因為當時其實天色已暗,加上密雲敝天,在把光圈收至f/8後,已經能獲得4秒的曝光了。 這個秒數對我來說就已經足夠,因為當時湖水真的非常平靜,毋須太長時間曝光已能讓它平滑化。反而太長曝光時間可能帶來變數,例如陣風擾亂水面。 不是ND,那會是甚麼呢?其實並非甚麼刁鑽濾鏡,而是相當常用的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靜水》

【照片背後】-《凝望星河》

又是早前拍攝冬季銀河的那個晚上。 其實原本沒有打算要拍這一幅,因為當時已經電召了的士,在東壩的涼亭中等待離開。收拾行裝時,天空已經起了雲,遮敝了大量星星,沒想到我們回到涼亭後,天空又竟然再次澄明起來。 原本我只是用隨身的小相機配搭小腳架,打算快快的拍一幅就算,但看到星光如此明亮後,結果還是打開背包,拿出了全片幅大相機,換上鏡頭認真拍一下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-《凝望星河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大帽山星夜》

在香港拍星空的難度,其實真的不低。除了空氣污染,城市的光害也是相當令人頭痛的因素。 有些人會跑到光害低的地方,希望拍出燦爛的漫天星宿。但我反而覺得,城市與星空互為映襯的畫面,有它獨有的吸引力,甚至不比外國漆黑荒野所拍的星空照遜色。 為了拍到這樣的畫面,臨場與後期都十分重要。現場拍攝時,我們要把盡量多的資訊保存下來,包括最亮與最暗的部分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大帽山星夜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飛越城門》

這幅是好一陣子前所拍的了,一直都忘了在FB上分享。這是我少有的航拍作品,因為通常飛行都是為了拍影片,常常忘了拍照。 拍風景構圖時,我常常提醒自己的一個要點,就是「留意邊緣」。 相片的四條邊其實就像是一道鍘刀,無情地把跨越它的一切景物都裁掉。因此如果構圖時稍不留神,可能會令一些元素被不自然地裁掉,或伸進了畫面內。突入的樹梢、過高的塔尖、伸延的欄杆…都可能是「鍘刀」下的犠性者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飛越城門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尖瞰四灣》

於蚺蛇尖頂俯瞰西貢大浪四灣—西灣、鹹田灣、大灣、東灣。 蚺蛇尖一直都位於我的「待登清單」中的前列位置,高矗的山勢讓我一直對山頂的風景充滿幻想。早陣子終於終於,登上了其尖峰,看到峰上的風景了。 拍風景,其實並不一定是愈廣角愈好。像這幅的例子,其實我另外還用10mm的極端廣角視野拍了好幾幅不同快門的作品,但最後還是覺得這幅以12mm所拍的較好(別小看那2mm,由10mm增至12mm,數值上足足增加了20%!)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尖瞰四灣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