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相片背後】–《麥港晨光》

承接前作《麥港晨曦》,我把相機架好在海邊,希望能捕捉麥覺理港的日出之景。 前作拍攝於日出前的20分鐘,天邊被暮光染上一抹橙黃,並反映在濕潤的沙面上。而這一幅,則攝於日出後的25分鐘,金黃的晨光灑落整片海灘上,重塑了整個場景!雖然構圖相同,氣氛卻截然不同。 這一幅最我最喜歡之處是光線。金黃色的陽光以低角度逆光照射過來,產生了幾種迷人的效果: … 閱讀全文【相片背後】–《麥港晨光》

【相片背後】–《請上街》

即使民意沸騰,社會各界強烈反對,甚至多國亦表示憂慮,我們看到的,仍然是目中無人,一意孤行,甚至是滿口謊言,歪理連連。 我不甘心。 香港實在是一片難得之地。基建發達、交通高效、制度嚴明、治安良好、人才濟濟、經濟篷勃、文化多元、擁有世界級郊遊徑、人權、自由均受保障。外國的月亮其實並沒有特別明亮,全球能有齊以上優點的大城市,大概不多。 … 閱讀全文【相片背後】–《請上街》

【相片背後】–《月照靜夜》

繼續邊境系列。 來過邊境一帶山頭行山拍照的朋友大概都會記得,北望的話就會看見對岸一幢幢排山倒海的高樓大廈,像狹著步步進逼之勢而來。特別入夜後,燈火通明、燈光閃閃,更不時有光束射上天,像是發號施令的將軍,指揮大軍壓境。 回望身後這片熟悉的土地。月光遍地,寂靜無聲,只覺親切而溫柔。相機也自然轉到這邊來了。 … 閱讀全文【相片背後】–《月照靜夜》

【風景攝影日常】午後上登吊燈籠 山頂盡覽眾山峰

我叫阿零,是個風景攝影愛好者,也是個影片創作人。早前有幸與香港電台電視部的攝製隊一起,上山拍攝一段介紹香港山野的短片,實在相當興奮! 我們的目標是登上船灣淡水湖附近的吊燈籠,看看頂峰之上能拍到甚麼樣的風景。吊燈籠對我來說,完全是個陌生的山頭。我只知它是個拍日出的熱點,但景色如何,還真是毫無概念,全然不知能拍到些甚麼,但這樣才是有趣之處。 下午三時半,我們一行人從九担租附近出發,看地圖路線不長,應該不用花很久就能登頂。頭段主要為平路,路況平坦,輕鬆易走。約30分鐘後會抵達一處木樁陣,至此輕鬆路段完結,開始上登。 … 閱讀全文【風景攝影日常】午後上登吊燈籠 山頂盡覽眾山峰

【相片背後】 –《日出石澳》

FB帖文 這是前作《晨光之浪》的延續。經過徹夜守候,銀河終究沒能拍到,讓我們轉而期待日出之景。結果到了日出時份,也沒見太陽蹤影,但見尚有時間,大家還是一直在努力拍攝。 接近7時,我們將要離去之時,太陽終於露面,並送上一道道放射光影。雖未至於驚為天人,也總算是個小小的安慰。可惜拍這幅時,我犯了個小失誤。 … 閱讀全文【相片背後】 –《日出石澳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晨光之浪》

上星期乘著天清,打算到石澳追捕已悄悄到來的夏季銀河,於是在「影影貢」Telegram group內尋找同道中人,最後集結了5人一同出動! 之所以選石澳,是因為我這次想要創作一幅像是「水星球上的銀河」般,以海浪襯托銀河的「外星」畫面。而要拍得這樣的畫面,有幾個因素要配合: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晨光之浪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雲上看》

繼續早前大帽山追雲海日的作品。 我們從清晨六時一直守候至十時左右,只見水氣愈發濃密,於是大家也捧起大大的白果一起下山。就在從山頂下降了百多米後,發現藍天漸現,於是大家糾結應該離去,還是繼續等待。 一位現場認識的師兄放出航拍機,也發現雲頂高度由清晨的300多米,下降至現在百多米了。可是,雲頂最終會否下降至比山頂低呢(這像才有雲海翻騰之景)?這則是沒人能預計得到的,因為區區一、二百米的起伏,對龐大的氣象系統來說,實在微不足道。作為渺小的人類,我們只能默默地等待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雲上看》

【照片背後】-《凝望星河》

又是早前拍攝冬季銀河的那個晚上。 其實原本沒有打算要拍這一幅,因為當時已經電召了的士,在東壩的涼亭中等待離開。收拾行裝時,天空已經起了雲,遮敝了大量星星,沒想到我們回到涼亭後,天空又竟然再次澄明起來。 原本我只是用隨身的小相機配搭小腳架,打算快快的拍一幅就算,但看到星光如此明亮後,結果還是打開背包,拿出了全片幅大相機,換上鏡頭認真拍一下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-《凝望星河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大帽山星夜》

在香港拍星空的難度,其實真的不低。除了空氣污染,城市的光害也是相當令人頭痛的因素。 有些人會跑到光害低的地方,希望拍出燦爛的漫天星宿。但我反而覺得,城市與星空互為映襯的畫面,有它獨有的吸引力,甚至不比外國漆黑荒野所拍的星空照遜色。 為了拍到這樣的畫面,臨場與後期都十分重要。現場拍攝時,我們要把盡量多的資訊保存下來,包括最亮與最暗的部分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大帽山星夜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