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相片背後】–《麥港晨曦》

又消失了一段時間,原因是早前到了澳洲,參加一位好友的婚禮,同時順道去拍拍澳洲的風光。 出發前夕,正值香港多事之際。609,612…內心躁動不安,身心俱疲,手頭上的工作也趕不及完成,結果完全沒有心情和時間去計劃這次的行程。抵達悉尼後,才開始計劃往後的行程,結果起初很多雄心壯志想要拍到的東西也沒能拍到。但,也緦算盡力了。 抵達第一天在悉尼朋友家稍事安頓後,第二天晚上十時半,便在悉尼中央車站登上穿洲過省的灰狗巴士,正式啓程上路。 … 閱讀全文【相片背後】–《麥港晨曦》

【相片背後】–《請上街》

即使民意沸騰,社會各界強烈反對,甚至多國亦表示憂慮,我們看到的,仍然是目中無人,一意孤行,甚至是滿口謊言,歪理連連。 我不甘心。 香港實在是一片難得之地。基建發達、交通高效、制度嚴明、治安良好、人才濟濟、經濟篷勃、文化多元、擁有世界級郊遊徑、人權、自由均受保障。外國的月亮其實並沒有特別明亮,全球能有齊以上優點的大城市,大概不多。 … 閱讀全文【相片背後】–《請上街》

【相片背後】–《月照靜夜》

繼續邊境系列。 來過邊境一帶山頭行山拍照的朋友大概都會記得,北望的話就會看見對岸一幢幢排山倒海的高樓大廈,像狹著步步進逼之勢而來。特別入夜後,燈火通明、燈光閃閃,更不時有光束射上天,像是發號施令的將軍,指揮大軍壓境。 回望身後這片熟悉的土地。月光遍地,寂靜無聲,只覺親切而溫柔。相機也自然轉到這邊來了。 … 閱讀全文【相片背後】–《月照靜夜》

【相片背後】 –《爆星》

H&Y後插式六角星芒濾鏡的第二幅作品。 我發現愈小愈光的點狀光源,產生的星芒就愈強烈;而面積較大的光源,則很難出現星芒。而較暗的點光源,星芒也不很明顯。 大家可以仔細留意左方的各個車尾燈。只有在煞車時,亮度較高的尾燈才有星芒,而行車時低亮度的尾燈,則沒有星芒。 … 閱讀全文【相片背後】 –《爆星》

【相片背後】 –《日出石澳》

FB帖文 這是前作《晨光之浪》的延續。經過徹夜守候,銀河終究沒能拍到,讓我們轉而期待日出之景。結果到了日出時份,也沒見太陽蹤影,但見尚有時間,大家還是一直在努力拍攝。 接近7時,我們將要離去之時,太陽終於露面,並送上一道道放射光影。雖未至於驚為天人,也總算是個小小的安慰。可惜拍這幅時,我犯了個小失誤。 … 閱讀全文【相片背後】 –《日出石澳》

【照片背後】-《凝望星河》

又是早前拍攝冬季銀河的那個晚上。 其實原本沒有打算要拍這一幅,因為當時已經電召了的士,在東壩的涼亭中等待離開。收拾行裝時,天空已經起了雲,遮敝了大量星星,沒想到我們回到涼亭後,天空又竟然再次澄明起來。 原本我只是用隨身的小相機配搭小腳架,打算快快的拍一幅就算,但看到星光如此明亮後,結果還是打開背包,拿出了全片幅大相機,換上鏡頭認真拍一下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-《凝望星河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大帽山星夜》

在香港拍星空的難度,其實真的不低。除了空氣污染,城市的光害也是相當令人頭痛的因素。 有些人會跑到光害低的地方,希望拍出燦爛的漫天星宿。但我反而覺得,城市與星空互為映襯的畫面,有它獨有的吸引力,甚至不比外國漆黑荒野所拍的星空照遜色。 為了拍到這樣的畫面,臨場與後期都十分重要。現場拍攝時,我們要把盡量多的資訊保存下來,包括最亮與最暗的部分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大帽山星夜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月出船灣》

那夜,完成了在大尾篤壩上的拍攝後,已是凌晨一時多。由於去程時的共享單車懷疑事前沾了蜜糖而被大量昆蟲圍攻,於是只好從壩尾徒步趕回車站。 就在途中,發現月亮出來了!微黃的初升月色配上一夜繁星,產生了一種靜謐感。然而疲乏加上時間緊迫,只好使用扣在背包外的Rx100小相機,配合十分便利的 Fotopro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月出船灣》

【照片背後】-《東壩銀河》

又是早陣子那段清澈夜空期間所拍的作品。 在此之前幾天,已先後到過大尾篤及大帽山拍星空,實在有點疲累。然而精通氣象的友人說,這夜很可能是這段晴空時期的最後一天,之後好一段時間很可能都會是密雲了。於是,為了完成星空教學的實地拍攝部分,便即興與友人跳上的士直入西貢東壩。 原本以為如此清澈的夜空下,會有不少人與我們一樣在東壩觀星,但可能是閒日關係,整條東壩居然由我們獨霸!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-《東壩銀河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