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星塵》

承接《梵星》所說,凌晨二時,我忽然發現天空有道暗暗的光帶。是銀河!原來拍著拍著,銀河已經升至高處了!   當時我架設了三台相機,分別拍著縮時照片,當中一台相機正好從一開始便拍著銀河方向的星空。不過由於構圖時並沒有預計銀河會出現,因此銀河的位置不算很理想。再者,那是一台APSC相機,我希望也用畫質較好的Full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星塵》

Posted on

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梵星》

前作《坐井》中說到,我們來到佐治天文台,不但得見滿天星星,還用大型望遠鏡看了一場精彩的星空導賞。其實旅程來到第三晚,連日的奔波及睡眠不足,精神已經漸露疲態。但面對漫天星宿,實在不捨睡去。 凌晨十二時,我回到了天文台外漆黑的大草地。我在現場架設了三部相機,分別拍攝不同方向及構圖的星空Timelapse畫面。這幅構圖在日間到來斟察時已經想好,前方的建築物,就是剛才欣賞星空導賞的佐治天文台主建築物了!我先用低ISO拍了幾個幾分鐘的長曝,希望獲得一個畫質較好的前景。可惜我忘了拍黑畫面(除噪用),結果那幾幅超長曝的熱噪點都很多,無法使用。嗚哇! 到了凌晨一時多,才正式開始拍這個畫面的Timelapse。這裏的光害非常低,空氣也非常清淨,因此背景的天空非常黑。我在f/2.8,20秒快門之下,即使把ISO推至10000,都仍覺曝光不足!但這已是我能接受的極限了。對上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,是年半前的長野行,在涸澤拍銀河之時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梵星》

Posted on

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坐井》

鳥取之行來到第三天。這一夜,我們來到離鳥取市中心20公里的佐治天文台。這是一座位於山中、可供留宿的天文公園。 這是整個行程中我最期待的一夜。雖然出發前看天氣預測一直是多雲甚至有雨,本已不抱太大期望,沒想到抵埗後的幾晚竟然都夜空澄明,實在幸運。在極少光害的山區,抬頭已是點點繁星。這裏的星光不但比香港多好幾倍,甚至比去年我在長野涸澤所見的還要多。這應該是我人生中肉眼見過最多星星的夜空。 我們參加了一節星空導賞,透過巨型的天文望遠鏡,窺看遠古的星光。從目鏡中所見的星空是另一種震撼。隨著燈光逐漸調暗,望遠鏡也指向了更深更遠的古老星空。那肉眼所見一片虛無的漆黑,其實醞藏了數不清的點點星光。發出那些星光的原點,可能早已灰飛煙滅了。但對於匆匆而過的人類,卻如永恆般一直存在著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坐井》

Posted on

【風景攝影日常】鶴藪直入八仙嶺 全程淨係用長鏡(文字版)

 一般拍風景,絕大部分都是使用廣角鏡頭,大概跟我們偏好以廣闊的眼光看周圍環境有關。但其實長焦鏡頭能把場景中有趣的局部強調出來,放大呈現,當運用得宜,效果將十分震撼!引人入勝的程度絕不輸廣角照。 除此以外,限制自己以長焦拍風景,也是一個很好的練習,強迫跳出固有模式,尋找新的拍法!因此,在一個煙霞嚴重的日子,我帶上了一支70-200mm長焦鏡頭,從鶴藪走入八仙嶺,並(盡量)全程只使用這支鏡頭拍攝。來看看我拍到怎麼的風景吧! … 閱讀全文【風景攝影日常】鶴藪直入八仙嶺 全程淨係用長鏡(文字版)

Posted on

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真.西貢星夜》

早前分享過點狀星星形態的《西貢星夜》,但我覺得加上了星軌效果其實比較好看。 我發現很多星軌作品都喜歡把星軌拉得長長,彷彿愈長就愈好。但我卻覺得星軌太長的話,有時會令畫面太花,也容易造成意義不明。 畫面中每個主要元素,都應該對呈現故事/主題有所貢獻,這樣照片才耐看、才完整。加入了意義不明的元素,不但模糊了主題,也可能對觀眾造成困惑,繼而失去觀賞的興趣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真.西貢星夜》

Posted on

【攝影隨筆】【照片背後】初拍鏡頭廣告宣傳照

各位朋友,抱歉整個4月都幾乎像消失了一像,就連粉絲人數悄悄過了2000,也沒來得及反應。那是因為生活上出現了一些突如其來的轉變,以致身心都需要一些時間才能調整過來。 慶幸在這個躁動不安的時期,仍有些能帶來一點點興奮和安慰的小事情。第一項就是這個,早前獲邀替鏡頭品牌 Venus Optics … 閱讀全文【攝影隨筆】【照片背後】初拍鏡頭廣告宣傳照

Posted 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