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側峰》

早前帶著長焦鏡頭,從鶴藪走入八仙嶺,走到近黃嶺前回望,發現剛才走過的一連串山峰,延綿起伏,且山勢陡峭,氣勢不凡! 這種緊湊的連峰,從側面以長焦鏡頭拍攝就正好!一來因為長焦擅於呈現局部,能集中展現連峰的起伏,排除週邊景物的干擾。二來因著長焦的「前後景壓縮」效果,能把各山峰視覺上的前後距離拉緊,加強壓迫感。 相中的飛鳥是後製時才發現的驚喜。我拍攝時在想,假如山徑上能有一兩個人影作為點睛就好了,那樣就更能呈現山的氣勢,可惜當日幾乎全程都不見其他遊人,願望落空。但原來山間有不少飛鳥(相信是鷹)在盤旋,也算是含蓄地為畫面增添了一點點趣味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側峰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霧燈發射站》

翻看兩年前平安夜拍的舊照,發現了這幅(其實還有很多幅)滄海遺珠。這幅攝於獅子山上,相中是與獅子山遙遙相對的飛鵝山上的發射站。

記得當夜山下盡是雲霧,遠處的飛鵝山也不時被沒頂,相當夢幻。偶爾雲霧驟散,能看到山頂上的發射塔仍堅忍地屹立著。我覺得這個景象相當吸引,便換上了長鏡頭,盡量把遠方的山頭拉近,讓它填滿畫面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霧燈發射站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