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相片背後】 –《日出石澳》

FB帖文 這是前作《晨光之浪》的延續。經過徹夜守候,銀河終究沒能拍到,讓我們轉而期待日出之景。結果到了日出時份,也沒見太陽蹤影,但見尚有時間,大家還是一直在努力拍攝。 接近7時,我們將要離去之時,太陽終於露面,並送上一道道放射光影。雖未至於驚為天人,也總算是個小小的安慰。可惜拍這幅時,我犯了個小失誤。 … 閱讀全文【相片背後】 –《日出石澳》

【照片背後】-《凝望星河》

又是早前拍攝冬季銀河的那個晚上。 其實原本沒有打算要拍這一幅,因為當時已經電召了的士,在東壩的涼亭中等待離開。收拾行裝時,天空已經起了雲,遮敝了大量星星,沒想到我們回到涼亭後,天空又竟然再次澄明起來。 原本我只是用隨身的小相機配搭小腳架,打算快快的拍一幅就算,但看到星光如此明亮後,結果還是打開背包,拿出了全片幅大相機,換上鏡頭認真拍一下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-《凝望星河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大帽山星夜》

在香港拍星空的難度,其實真的不低。除了空氣污染,城市的光害也是相當令人頭痛的因素。 有些人會跑到光害低的地方,希望拍出燦爛的漫天星宿。但我反而覺得,城市與星空互為映襯的畫面,有它獨有的吸引力,甚至不比外國漆黑荒野所拍的星空照遜色。 為了拍到這樣的畫面,臨場與後期都十分重要。現場拍攝時,我們要把盡量多的資訊保存下來,包括最亮與最暗的部分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大帽山星夜》

【照片背後】-《東壩銀河》

又是早陣子那段清澈夜空期間所拍的作品。 在此之前幾天,已先後到過大尾篤及大帽山拍星空,實在有點疲累。然而精通氣象的友人說,這夜很可能是這段晴空時期的最後一天,之後好一段時間很可能都會是密雲了。於是,為了完成星空教學的實地拍攝部分,便即興與友人跳上的士直入西貢東壩。 原本以為如此清澈的夜空下,會有不少人與我們一樣在東壩觀星,但可能是閒日關係,整條東壩居然由我們獨霸!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-《東壩銀河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星轉大帽山》

早陣子香港迎來了難得幾天的澄明夜空。那些晚上我也沒有閒著,帶著相機到了不同地點拍星空。大尾篤、大帽山、東壩…希望能拍下最多的作品,也為了完成一項我即將要展開的新計劃(文末會交代)。 === 大帽山的雷達站可說是香港星空照的標誌性地標了。而拍這幅構圖我有幾點考慮: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星轉大帽山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天際銀河》

話說早幾天才剛從澳洲回港。這次主要是去替一位即將結婚的好友拍些外地記念照,也順道一行人去玩玩。 這趟旅程我只留了5、6日,卻已拍了很多很多的照片。在眾多尚待整理的照片中,這攝於回港航機上的一張,卻讓我迫不及待要立即分享出來。 我從日落時候開始,便一直在拍。拍至夕陽西下後,天空漸暗,卻發現還未全黑的天空隱約有道光帶!心想,不是這麼幸運吧!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天際銀河》

【鳥取拍攝任務】Day 1 – 夜闖砂丘拍星空

早前有幸獲鳥取市役所邀請,出發前往鳥取市及週邊地區,替他們實地拍攝當地不同景點。5天的考察行程,跟其他港、台的媒體及藝術家朋友一起走訪了很多地方,看到鳥取市的美麗景色、歷史遺跡、壯麗星空,還吃了不少美食! 由於要隨身攜帶所有攝影器材,因此隨身背包的重量比寄艙的行李還要重! 旅程的第一天,基本上都是在交通工具上渡過。清晨六時,從香港飛往關西,再搭乘鐵路,經新大阪前往鳥取,前後差不多花了12小時。舟車勞頓,加上今早要早起趕飛機,大家抵達鳥取市時,都顯得有點疲累。 … 閱讀全文【鳥取拍攝任務】Day 1 – 夜闖砂丘拍星空

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星塵》

承接《梵星》所說,凌晨二時,我忽然發現天空有道暗暗的光帶。是銀河!原來拍著拍著,銀河已經升至高處了!   當時我架設了三台相機,分別拍著縮時照片,當中一台相機正好從一開始便拍著銀河方向的星空。不過由於構圖時並沒有預計銀河會出現,因此銀河的位置不算很理想。再者,那是一台APSC相機,我希望也用畫質較好的Full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星塵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梵星》

前作《坐井》中說到,我們來到佐治天文台,不但得見滿天星星,還用大型望遠鏡看了一場精彩的星空導賞。其實旅程來到第三晚,連日的奔波及睡眠不足,精神已經漸露疲態。但面對漫天星宿,實在不捨睡去。 凌晨十二時,我回到了天文台外漆黑的大草地。我在現場架設了三部相機,分別拍攝不同方向及構圖的星空Timelapse畫面。這幅構圖在日間到來斟察時已經想好,前方的建築物,就是剛才欣賞星空導賞的佐治天文台主建築物了!我先用低ISO拍了幾個幾分鐘的長曝,希望獲得一個畫質較好的前景。可惜我忘了拍黑畫面(除噪用),結果那幾幅超長曝的熱噪點都很多,無法使用。嗚哇! 到了凌晨一時多,才正式開始拍這個畫面的Timelapse。這裏的光害非常低,空氣也非常清淨,因此背景的天空非常黑。我在f/2.8,20秒快門之下,即使把ISO推至10000,都仍覺曝光不足!但這已是我能接受的極限了。對上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,是年半前的長野行,在涸澤拍銀河之時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梵星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