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星塵》

承接《梵星》所說,凌晨二時,我忽然發現天空有道暗暗的光帶。是銀河!原來拍著拍著,銀河已經升至高處了!   當時我架設了三台相機,分別拍著縮時照片,當中一台相機正好從一開始便拍著銀河方向的星空。不過由於構圖時並沒有預計銀河會出現,因此銀河的位置不算很理想。再者,那是一台APSC相機,我希望也用畫質較好的Full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星塵》

Posted on

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坐井》

鳥取之行來到第三天。這一夜,我們來到離鳥取市中心20公里的佐治天文台。這是一座位於山中、可供留宿的天文公園。 這是整個行程中我最期待的一夜。雖然出發前看天氣預測一直是多雲甚至有雨,本已不抱太大期望,沒想到抵埗後的幾晚竟然都夜空澄明,實在幸運。在極少光害的山區,抬頭已是點點繁星。這裏的星光不但比香港多好幾倍,甚至比去年我在長野涸澤所見的還要多。這應該是我人生中肉眼見過最多星星的夜空。 我們參加了一節星空導賞,透過巨型的天文望遠鏡,窺看遠古的星光。從目鏡中所見的星空是另一種震撼。隨著燈光逐漸調暗,望遠鏡也指向了更深更遠的古老星空。那肉眼所見一片虛無的漆黑,其實醞藏了數不清的點點星光。發出那些星光的原點,可能早已灰飛煙滅了。但對於匆匆而過的人類,卻如永恆般一直存在著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坐井》

Posted on

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夜櫻》

4月是櫻花盛開的季節,因此抵達鳥取市的第二夜,我們前往了稍遠的鹿野城跡公園觀賞夜櫻。 這個公園觀賞夜櫻的點燈期在4月的首兩星期晚上六時至十時。此時沿岸盛開的櫻花倒映在河中,配合燈光,還有一連串充滿氣氛的燈籠,極富詩意!即是是日間到訪,相信也很賞心悅目吧! 可惜今年的櫻花提早了開花,我們抵達日本時,大部分都已經花落,長出綠葉了。因此這幅景像已不是最燦爛的時候了。試想像沿岸都是粉紅的櫻花會有多漂亮!櫻花盛開的夜櫻之景,就留待各位明年去拍了喇~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夜櫻》

Posted on

【照片背後】-《星之砂》

一連五日的鳥取市港台媒體考察遊圓滿結束了。謝謝有關方面的邀請,感謝台方的策劃和日方的接待,整個行程都非常豐富而且滿有趣味! 這次出差,雖然要背著十多公斤重的器材跑景點拍攝,還真是超累的。原本還打算在旅途中修圖發帖,可是最後還真是太累而無法實行。不過,這次拍到的成果還是挺滿意的,例如這幅《星之砂》! 這一幅是在抵達當夜,趁著天清,就立即前往鳥取市有名的砂丘拍的。鳥取砂丘是一個延綿十多公里的砂丘地帶,距離鳥取市中心約5公里。日間有巴士來往,可以進行騎駱駝和滑翔傘等活動。不過對於愛拍星空的朋友來說,這裏也是個相當不錯的地方!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-《星之砂》

Posted on

【風景攝影日常】鶴藪直入八仙嶺 全程淨係用長鏡(文字版)

 一般拍風景,絕大部分都是使用廣角鏡頭,大概跟我們偏好以廣闊的眼光看周圍環境有關。但其實長焦鏡頭能把場景中有趣的局部強調出來,放大呈現,當運用得宜,效果將十分震撼!引人入勝的程度絕不輸廣角照。 除此以外,限制自己以長焦拍風景,也是一個很好的練習,強迫跳出固有模式,尋找新的拍法!因此,在一個煙霞嚴重的日子,我帶上了一支70-200mm長焦鏡頭,從鶴藪走入八仙嶺,並(盡量)全程只使用這支鏡頭拍攝。來看看我拍到怎麼的風景吧! … 閱讀全文【風景攝影日常】鶴藪直入八仙嶺 全程淨係用長鏡(文字版)

Posted on

【長野行】DAY5 – 飛流直下二千米 瘋狂落斜腳都跛(文字補充版)

 就這樣誤打誤撞之下,我便來到「深山莊」了。 深山莊是位於「新穗高」的其中一座溫泉旅館。新穗高對我來說,是個完全陌生的地方,不單是初次到訪,連事前地從未讀過它的資料!在對此地毫無概念下,就誤打誤撞地來到這裏了。 … 閱讀全文【長野行】DAY5 – 飛流直下二千米 瘋狂落斜腳都跛(文字補充版)

Posted on

【照片背後】-《秋山》

這是去年底「長野行」第4天所拍得的涸澤山勢。時值入秋之際,日本山野的紅葉正從北到南慢慢擴散。雖然我前往的時候,涸澤其實尚未正式踏入紅葉季(大概早了一、兩星期吧),但黃黃綠綠的葉子,散佈在灰白的岩壁上,剛柔相對,色彩相襯,已構成了相當獨特的圖案。 前一夜在涸澤的山小屋過了一夜,為了拍銀河和日出幾乎整夜沒睡,然後當天要沿岩坡上登約800米,前往穗高岳山頂。其實與前一天相比,這天的路程和上登高度都較短較矮,不過因為要背著全副家當邊走邊拍,結果還是花了相當長的時間才走完。 這一張是離開涸澤營地不久,回望對面的山勢。非常喜歡散佈著葉子的岩坡,於是架好腳架,利用長焦鏡頭擷取山壁的局部,讓山壁構成的抽像圖案填滿整個畫面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-《秋山》

Posted on

【照片背後】-《秋之涸澤谷》

  誠如天氣預報所說,是日果真出現了整個星期中唯一的晴天!在大晴天下攻頂,雖然要邊移動邊拍攝非常不便,但還是忍不往每走幾步便停下來拍個夠。 上升至2200米左右的高度,整個山頭都遍佈著亂石,夾雜一堆堆的小灌木,是一種非常新奇的地貌。行走的路徑也是由亂石所鋪,主要路線上的石塊普遍都是穩固的,但有時為了取景,離開主路徑,便全是鬆散的亂石區域。在背著沉重的大背包之下,非常考驗平衡力!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-《秋之涸澤谷》

Posted on

【照片背後】-《岳》

  花了兩天,終於從海拔1500米的上高地,登上3190米的穗高岳。回想首天,一直都處於陰雨的天氣,抵達中途站涸澤時,山頂更是完全被雲霧所籠罩。 幸運的是,翌日果真如預測一樣放晴,有幸得見涸澤谷壯麗的全貌!是日登頂的這一段路,路程不長,但後半部分十分崎嶇陡峭,有不少需要手腳並用的石坡。背著全副家當上路,還真有點吃力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-《岳》

Posted on

【長野行】Day3 – 執齊行裝上高山 涸澤星空超燦爛(文字補充版)

昨天下了一整天的雨,今天總算短暫放晴。抓住這個空檔,向著今趟旅程的重點——日本的山岳頂峰進發。 從河童橋出發,經德澤園抵達橫尾。德澤園是距離河童橋約一個半小時路程的另一處住宿及露營地,假如嫌河童橋一帶遊人太多,可以選擇於此留宿。橫尾則是一處熱鬧的大型停留點,因為該處乃3條登山路線的交會點。 於橫尾北行,可達槍澤,繼續登上槍岳;東行可抵蝶岳;向西走過橫尾大橋,則能前往涸澤,該處可再進一步登上奧穗高或北穗高岳。由於人流旺,該地的橫尾山莊是一座規模較大的住宿點,也有熱食供應。 … 閱讀全文【長野行】Day3 – 執齊行裝上高山 涸澤星空超燦爛(文字補充版)

Posted 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