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照片背後】-《東壩銀河》

又是早陣子那段清澈夜空期間所拍的作品。 在此之前幾天,已先後到過大尾篤及大帽山拍星空,實在有點疲累。然而精通氣象的友人說,這夜很可能是這段晴空時期的最後一天,之後好一段時間很可能都會是密雲了。於是,為了完成星空教學的實地拍攝部分,便即興與友人跳上的士直入西貢東壩。 原本以為如此清澈的夜空下,會有不少人與我們一樣在東壩觀星,但可能是閒日關係,整條東壩居然由我們獨霸!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-《東壩銀河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星轉大帽山》

早陣子香港迎來了難得幾天的澄明夜空。那些晚上我也沒有閒著,帶著相機到了不同地點拍星空。大尾篤、大帽山、東壩…希望能拍下最多的作品,也為了完成一項我即將要展開的新計劃(文末會交代)。 === 大帽山的雷達站可說是香港星空照的標誌性地標了。而拍這幅構圖我有幾點考慮: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星轉大帽山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登頂之路》

我在這個位置拍了好久,因為在廣角鏡之下,稍移半步,前景梯級的形態也會很不同。我努力尋找梯級形態最好看,同時又能呈現它與遠方的針山頂的關係的構圖,來來回回試了很多遍。 說實話,其實在現場我也不是很能確定哪個位置才是最好。也是回來選相片時,才慢慢比較篩選。 有追縱我Instagram的朋友或許已經知道,這幅其實還有一個有人的版本。我在IG上問大家喜歡有人還是無人,大多數朋友都選了有人的版本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登頂之路》

【鳥取拍攝任務】Day 1 – 夜闖砂丘拍星空

早前有幸獲鳥取市役所邀請,出發前往鳥取市及週邊地區,替他們實地拍攝當地不同景點。5天的考察行程,跟其他港、台的媒體及藝術家朋友一起走訪了很多地方,看到鳥取市的美麗景色、歷史遺跡、壯麗星空,還吃了不少美食! 由於要隨身攜帶所有攝影器材,因此隨身背包的重量比寄艙的行李還要重! 旅程的第一天,基本上都是在交通工具上渡過。清晨六時,從香港飛往關西,再搭乘鐵路,經新大阪前往鳥取,前後差不多花了12小時。舟車勞頓,加上今早要早起趕飛機,大家抵達鳥取市時,都顯得有點疲累。 … 閱讀全文【鳥取拍攝任務】Day 1 – 夜闖砂丘拍星空

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印洲塘星夜》

在吊燈籠頂拍完前作《日落吊燈籠》,再進行了一個簡短訪問後,導演見天色頗佳,應該可以讓我試試拍星空,便決定逗留至8時才離去。在等候夜幕的這段時間,我們一行五人終於可以好好小休一會,吹吹水了。 吊燈籠以日出之景聞名,因它東迎印洲塘,蜿延的海岸加上晨光,構成美麗的風景。而在日落時份,印洲塘則會躲於陰影中,不利拍攝。不過在夜色之下,光照狀況完全改變,又是另一種狀況。剛才黯淡的印洲塘,在夜色之下又活了過來! 其實我並沒有特意想要去拍印洲塘,只是一如以往地,依照現場環境去思考如何構圖。選這個方向是因為,海上和岸上的燈光能點綴地面,而當時的海霧亦構成了一些限制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印洲塘星夜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日落吊燈籠》

上一幅《山之浪》中提到,早前我跟幾位相當特別的伙伴一同登上吊燈籠拍攝。這些伙伴的真正身份,就是……港台節目《自在八點半》的拍攝團隊! 初次與攝製隊同行登山,實在是一次相當有趣的體驗!其實也有點像平常拍YouTube片的感覺,因為同行的主持(男)雖然初次見面,大家也相投緣,所以感覺就像之前跟伙伴一起上山拍Vlog那樣~ 雖然由慣於重裝上山的我口中說這番話來,是有點違和感,但看著攝影師和收音師要帶著各種裝備一起爬山,還真是辛苦大家了!特別是最後一段極為崎嶇的登頂之路,回程時還要摸黑而下,相當艱險!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日落吊燈籠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山之浪》

早幾天,我跟幾位相當特別的伙伴,一同登上吊燈籠拍攝。 初登吊燈籠,路程其實不很長,但尾段登頂的路段還真是崎嶇。久疏戰陣的我,也感到有點吃力🙈不過是好玩的! 吊燈籠有名的是其日出之景,因為它東望印洲塘,蜿延曲折的海岸線加上一個個小島,可以想像在晨光之下應該相當漂亮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山之浪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星塵》

承接《梵星》所說,凌晨二時,我忽然發現天空有道暗暗的光帶。是銀河!原來拍著拍著,銀河已經升至高處了!   當時我架設了三台相機,分別拍著縮時照片,當中一台相機正好從一開始便拍著銀河方向的星空。不過由於構圖時並沒有預計銀河會出現,因此銀河的位置不算很理想。再者,那是一台APSC相機,我希望也用畫質較好的Full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星塵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坐井》

鳥取之行來到第三天。這一夜,我們來到離鳥取市中心20公里的佐治天文台。這是一座位於山中、可供留宿的天文公園。 這是整個行程中我最期待的一夜。雖然出發前看天氣預測一直是多雲甚至有雨,本已不抱太大期望,沒想到抵埗後的幾晚竟然都夜空澄明,實在幸運。在極少光害的山區,抬頭已是點點繁星。這裏的星光不但比香港多好幾倍,甚至比去年我在長野涸澤所見的還要多。這應該是我人生中肉眼見過最多星星的夜空。 我們參加了一節星空導賞,透過巨型的天文望遠鏡,窺看遠古的星光。從目鏡中所見的星空是另一種震撼。隨著燈光逐漸調暗,望遠鏡也指向了更深更遠的古老星空。那肉眼所見一片虛無的漆黑,其實醞藏了數不清的點點星光。發出那些星光的原點,可能早已灰飛煙滅了。但對於匆匆而過的人類,卻如永恆般一直存在著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坐井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