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晨光之浪》

上星期乘著天清,打算到石澳追捕已悄悄到來的夏季銀河,於是在「影影貢」Telegram group內尋找同道中人,最後集結了5人一同出動! 之所以選石澳,是因為我這次想要創作一幅像是「水星球上的銀河」般,以海浪襯托銀河的「外星」畫面。而要拍得這樣的畫面,有幾個因素要配合: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晨光之浪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雲上看》

繼續早前大帽山追雲海日的作品。 我們從清晨六時一直守候至十時左右,只見水氣愈發濃密,於是大家也捧起大大的白果一起下山。就在從山頂下降了百多米後,發現藍天漸現,於是大家糾結應該離去,還是繼續等待。 一位現場認識的師兄放出航拍機,也發現雲頂高度由清晨的300多米,下降至現在百多米了。可是,雲頂最終會否下降至比山頂低呢(這像才有雲海翻騰之景)?這則是沒人能預計得到的,因為區區一、二百米的起伏,對龐大的氣象系統來說,實在微不足道。作為渺小的人類,我們只能默默地等待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雲上看》

【照片背後】–《雲上帽》

過去兩個週末,皆在凌晨跑了上大帽山,希望搏得雲海。可惜結果未能如願,吃了兩粒大白果。 老實說這一幅其實不算很驚為天人,大概只能算是「只要勤力就能拍到」的程度,但能拍到,還是有些運氣。 那天我們五時多便上山,一直守候至早上十時多,眼見水氣不斷湧現,毫無消散跡象,也只好緩緩下山離去。下降百多米後,突然驚見開天!而且雲層有下壓跡象,於是又跑回迷霧中的山頂,等候雲層繼續下降。只要等到這層雲的雲頂低於我們身處的高度,就能得見雲海之景了!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–《雲上帽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靜水》

這幅作品使用了一塊濾鏡,大家猜猜是甚麼?從平滑的水面來看,大概是用了ND濾鏡去壓暗畫面,以獲得長曝效果是吧?哈,這次倒不是。因為當時其實天色已暗,加上密雲敝天,在把光圈收至f/8後,已經能獲得4秒的曝光了。 這個秒數對我來說就已經足夠,因為當時湖水真的非常平靜,毋須太長時間曝光已能讓它平滑化。反而太長曝光時間可能帶來變數,例如陣風擾亂水面。 不是ND,那會是甚麼呢?其實並非甚麼刁鑽濾鏡,而是相當常用的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靜水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大帽山星夜》

在香港拍星空的難度,其實真的不低。除了空氣污染,城市的光害也是相當令人頭痛的因素。 有些人會跑到光害低的地方,希望拍出燦爛的漫天星宿。但我反而覺得,城市與星空互為映襯的畫面,有它獨有的吸引力,甚至不比外國漆黑荒野所拍的星空照遜色。 為了拍到這樣的畫面,臨場與後期都十分重要。現場拍攝時,我們要把盡量多的資訊保存下來,包括最亮與最暗的部分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大帽山星夜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星轉大帽山》

早陣子香港迎來了難得幾天的澄明夜空。那些晚上我也沒有閒著,帶著相機到了不同地點拍星空。大尾篤、大帽山、東壩…希望能拍下最多的作品,也為了完成一項我即將要展開的新計劃(文末會交代)。 === 大帽山的雷達站可說是香港星空照的標誌性地標了。而拍這幅構圖我有幾點考慮: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《星轉大帽山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登頂之路》

我在這個位置拍了好久,因為在廣角鏡之下,稍移半步,前景梯級的形態也會很不同。我努力尋找梯級形態最好看,同時又能呈現它與遠方的針山頂的關係的構圖,來來回回試了很多遍。 說實話,其實在現場我也不是很能確定哪個位置才是最好。也是回來選相片時,才慢慢比較篩選。 有追縱我Instagram的朋友或許已經知道,這幅其實還有一個有人的版本。我在IG上問大家喜歡有人還是無人,大多數朋友都選了有人的版本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登頂之路》

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印洲塘星夜》

在吊燈籠頂拍完前作《日落吊燈籠》,再進行了一個簡短訪問後,導演見天色頗佳,應該可以讓我試試拍星空,便決定逗留至8時才離去。在等候夜幕的這段時間,我們一行五人終於可以好好小休一會,吹吹水了。 吊燈籠以日出之景聞名,因它東迎印洲塘,蜿延的海岸加上晨光,構成美麗的風景。而在日落時份,印洲塘則會躲於陰影中,不利拍攝。不過在夜色之下,光照狀況完全改變,又是另一種狀況。剛才黯淡的印洲塘,在夜色之下又活了過來! 其實我並沒有特意想要去拍印洲塘,只是一如以往地,依照現場環境去思考如何構圖。選這個方向是因為,海上和岸上的燈光能點綴地面,而當時的海霧亦構成了一些限制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印洲塘星夜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