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相片背後】 –《日出石澳》

FB帖文 這是前作《晨光之浪》的延續。經過徹夜守候,銀河終究沒能拍到,讓我們轉而期待日出之景。結果到了日出時份,也沒見太陽蹤影,但見尚有時間,大家還是一直在努力拍攝。 接近7時,我們將要離去之時,太陽終於露面,並送上一道道放射光影。雖未至於驚為天人,也總算是個小小的安慰。可惜拍這幅時,我犯了個小失誤。 … 閱讀全文【相片背後】 –《日出石澳》

【長野行】DAY5 – 飛流直下二千米 瘋狂落斜腳都跛(文字補充版)

 就這樣誤打誤撞之下,我便來到「深山莊」了。 深山莊是位於「新穗高」的其中一座溫泉旅館。新穗高對我來說,是個完全陌生的地方,不單是初次到訪,連事前地從未讀過它的資料!在對此地毫無概念下,就誤打誤撞地來到這裏了。 … 閱讀全文【長野行】DAY5 – 飛流直下二千米 瘋狂落斜腳都跛(文字補充版)

【照片背後】-《秋山》

這是去年底「長野行」第4天所拍得的涸澤山勢。時值入秋之際,日本山野的紅葉正從北到南慢慢擴散。雖然我前往的時候,涸澤其實尚未正式踏入紅葉季(大概早了一、兩星期吧),但黃黃綠綠的葉子,散佈在灰白的岩壁上,剛柔相對,色彩相襯,已構成了相當獨特的圖案。 前一夜在涸澤的山小屋過了一夜,為了拍銀河和日出幾乎整夜沒睡,然後當天要沿岩坡上登約800米,前往穗高岳山頂。其實與前一天相比,這天的路程和上登高度都較短較矮,不過因為要背著全副家當邊走邊拍,結果還是花了相當長的時間才走完。 這一張是離開涸澤營地不久,回望對面的山勢。非常喜歡散佈著葉子的岩坡,於是架好腳架,利用長焦鏡頭擷取山壁的局部,讓山壁構成的抽像圖案填滿整個畫面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-《秋山》

【長野行】Day3 – 執齊行裝上高山 涸澤星空超燦爛(文字補充版)

昨天下了一整天的雨,今天總算短暫放晴。抓住這個空檔,向著今趟旅程的重點——日本的山岳頂峰進發。 從河童橋出發,經德澤園抵達橫尾。德澤園是距離河童橋約一個半小時路程的另一處住宿及露營地,假如嫌河童橋一帶遊人太多,可以選擇於此留宿。橫尾則是一處熱鬧的大型停留點,因為該處乃3條登山路線的交會點。 於橫尾北行,可達槍澤,繼續登上槍岳;東行可抵蝶岳;向西走過橫尾大橋,則能前往涸澤,該處可再進一步登上奧穗高或北穗高岳。由於人流旺,該地的橫尾山莊是一座規模較大的住宿點,也有熱食供應。 … 閱讀全文【長野行】Day3 – 執齊行裝上高山 涸澤星空超燦爛(文字補充版)

【長野行】Day2 – 雨中遊走上高地 全身濕晒凍到痺(文字補充版)

 旅程的第一天,跌跌撞撞地抵達了上高地,匆匆忙忙地拍了個日落,然後便在日本渡過了首個晚上。晚飯的時候,雖然同枱的日本大叔幾乎不懂英語,而我也只懂極少日語,溝通極為困難,但大家仍落力地溝通著。  他問我明日想要到哪裏,我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樣子說,想要上岳澤,再上穗高岳,再走大切戶,再到槍岳。他問我登山程度如何,人數多少,我說我是獨行新手,他立即就雙手打了個大交叉給我。他說,岳澤—「難」,大切戶—「不可」。  飯堂裏其他日本登山客也陸續加入我們的對話,也很熱心地給我各種建議。然而最後,我還是沒有結論,就這樣帶著忐忑與困惑睡去。 … 閱讀全文【長野行】Day2 – 雨中遊走上高地 全身濕晒凍到痺(文字補充版)

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星空露營場》

《星空露營場》 這是晚上九時半的涸澤。對於身處日本山野的人來說,這個時間已是就寢的時間了,因為日本人習慣非常早(凌晨四、五時左右)就出發登山,加上經過日間的艱辛,這個時間很多人都累倒了。 然而看著眼前有今生無來世的壯麗星空和山野,實在沒有去睡的理由。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 – 《星空露營場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