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文章

1月份最新文章

【攝影隨筆】給初學者的學習建議

早前有朋友問我:「作為攝影新手,該怎樣提升自己的功力呢?」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。

我們普遍都認為,應該先掌握好相機的基本操作,然後學習在不同環境下拍攝,之後才談創作。然而,參考自身經驗,我卻想提出一條與此全然不同的進路,給各位初學者參考。

我認為,初接觸攝影者,當務之急是培養出攝影的觸覺,也就是「甚麼該拍,如何去拍,何時去拍」的內心指引。也許不少朋友,當拿起相機想要拍攝眼前壯麗風景或旅途上的有趣景物時,心裏都很不踏實,不知該怎樣拍才好。

因此,我認為一開始,反而不該被那些繁瑣的相機操作佔據。先不用理甚麼光圈快門,就只專注於內容,專注於你要拍的東西。事實上,現今的相機以及手機已相當先進,即使只用自動模式,已能在大部分場景下獲得很好的效果。

我甚至認為有興趣學習攝影的朋友,一開始其實不需要先買相機,特別是不要買昂貴笨重的「大機」(單反/無反),而是先利用手上已有的手機來培養拍攝的感覺。假如你不習慣或手機無法拍攝,可考慮買一台便宜的小DC,已經很足夠。

關鍵是,你必須能時時攜帶在身,看到想拍之事物時,能夠立即拍攝。一台笨重昂貴的大相機,假如只是在假日行山時才帶出去拍攝,其作用還不如你隨身的手機。

拍攝日常是一個非常好的練習。生活就是你的拍攝場景,就隨意地拍吧!午後陽光也好、忙亂的茶餐廳也好、打瞌睡的同學也好、偶遇的朋友也好、凌亂的辦公桌面也好…當你拍多了,或許就會注意到,歪斜的水平線有時實在很礙眼,低角度的感覺是這麼截然不同,主體放在一側會更好看,靠近一點拍,力量原來會強那麼多!

攝影藏於生活。它不是一種單獨存在的技藝,我們需在生活中取材,才有物可拍。仔細觀察、細心感受。當你對生活有想法、對世界有態度,拿起相機時,自然會有一個方向引導著你。拍攝日常如是、風景如是、旅行如是。

待你拍多了,開始發現有些想法或場景,在技巧上不懂處理。例如想呈現流動的人潮,或在漆黑的街道拍攝等,這時再去研究技術層面,你的方向便會清晰明確得多,知道要學習的技巧是甚麼,為甚麼要學,有甚麼作用,而不會迷失在這場光圈快門ISO的三角遊戲中。

 

歡迎大家在社交平台上,跟我交流互動喔!

FB: 阿零
IG: arling.hk
Youtube頻道: 阿零的攝影日常


文章分類

照片背後攝影隨筆影片文字補充

觀看更多

最新影片最新文章最新相片

 

12月份最新文章

【攝影隨筆】例位,拍還是不拍?

每當有港人作品獲獎,該地點、該概念、該手法也往往會引起追訪和仿效。除了獲獎地,香港原本也有不少熱門拍攝地,不斷吸引人們去「朝聖」。青欣山、海山樓、南山邨、天空之鏡、海港城、彩虹邨…大家都在同一地點以相近的構圖去拍,漸漸成為所謂的「例位」。

或許有人對這種拍攝風氣嗤之以鼻,但其實模仿甚至複製,有時是一種相當有效率的學習方法。模仿可以縮短探索的時間,直接學習重點,免走太多冤枉路,因此也可說是一種學習策略。

Architecture of Density Series – Michael Wolf

然而必須留意的是,模仿只是自我提升的過程,而不是終點;是學習的方法,不是拍攝的目的。因此,請千萬別滿足於成功複製出某大作,更不該為此沾沾自喜。模仿學習的關鍵是,模仿過後,我們有否分析或理解該拍法的優秀之處,並思考如何能更進一步。

不妨想想第一個拍攝的人,是用了怎樣的眼光才能發現這樣的構圖?這個構圖運用了甚麼手法?為甚麼會好看?是因為對稱嗎?是因為獨特的引導線條嗎?再想想,假如在不同時份、天色、天氣、季節下拍,有沒有可能拍出超越別人的作品呢?會不會有另一個地方,有著跟這裏相似、卻更勝一疇的元素呢?

更重要的問題是:能否在別的情況下,運用到同樣的手法或技巧呢?思考這個問題,就是一個創新的過程,比提升技巧,再高一個層次。

創新大概可分成兩種。第一種是完全地無中生有。愛因斯坦提出重力會減慢時間、布列松提出的「決定性瞬間」概念,這都是前無古人的全新概念,極具啓發性,開拓了世人的眼界,帶來了全新的觀點去看事物。然而這種創新的難度非常高,可不是每天都能發生的事。

布列松「決定性瞬間」經典示範作之一

第二種則相對容易,因為有跡可尋,方法就是以前所未見的方式去運用或組合現有資源。所謂資源,可以是物質,也可以是知識或技法。一戰時,德國受俄、法左右夾擊,必須快速運送大量軍隊與物資。於是,德軍想到向美國馬戲團借鑒遷移方式,解決了這個軍事難題。德軍的解決方法雖不是原創,卻也是一種創新的解答。

幾年前,一種淺景深闊視域的人像拍攝手法(Brenizer Method)引起了熱議。這種手法由一位紐約婚禮攝影師發明,透過長焦拍攝一個大範圍,再合併成全景照,產生出獨特效果的人像照。

全景合併技巧其實絕非新鮮事,更是風景拍攝上一種常用技巧。但想到把它應用在人像及婚禮上,就是一種創意的發揮。

“Brenizer method”示範照, (C) Ryan Brenizer

牛頓說過,他能看得遠,是因為站在巨人的肩膊上。在資訊快速流轉的今天,我們不僅能從前人的想法中獲益,也能輕易從世界各地的拍攝者之中獲得啓發。巨人就圍繞在我們身邊,這實在是創作的好時代。


【攝影隨筆】怎樣判斷抄襲?

幾個月前某媒體發佈了一輯以手機在地下鐵拍攝的 [街頭紀實作品],隨即惹來某攝影師質疑該作品抄襲,事關該名攝影師早年亦曾發佈過一系列以 [同樣手法拍攝的地鐵街拍]。然而有關質疑卻惹來反彈,不少人認為有關主題及手法既非該攝影師獨創,也非其專屬,指控未免太霸道。

上星期,又再讀到另一篇報道,指某廣告影片的一個畫面涉嫌抄襲一幅得獎攝影作品。而這次,人們則傾向認為抄襲指控成立,認為兩者的構圖、手法和概念,均同出一轍。

然而,得獎攝影師採用的「倒影」加上「上下顛倒」手法,同樣也並非原創和專屬。為甚麼人們對兩個情況的反應如此兩極呢?攝影創作上,我們該如何界定抄襲與原創呢?

創作的兩種努力

我認為攝影創作可分成兩部分:「意念」和「手法」。

「意念」上的創作,就是付出努力去構想一套自家想法。我們從各種渠道獲取靈感,再以自己的經歷、世界觀、價值觀、性格、喜好等個人特質去擴展這個靈感,把它建構成一個具體而完整的想法。例如看到街角的拾荒者,你可能會認為「香港的繁華只是粉飾下的太平」;兩個衣著相同的陌生人碰巧並肩而站,讓你覺得「生活處處暗藏著滑稽」。

意念有時也可能是從別人的作品而來。如果直接使用該意念,就只能算是抄襲。但假若有進一步消化,把個人特質混入別人的意念之中,創作出新的意念,則應算是「受啓發」。

 

「手法」是呈現意念的方法,一般取決於創作者的技術水平、喜好、創造力、藝術修為等等。表達同一個意念,可以大聲疾呼,也可以含蓄細說;可以平庸直白,也可以婉轉深遠。

對於粉飾的太平,你或許會選擇以高反差、粗微粒的黑白照來表達強烈控訴,以視覺衝擊烙下深刻印象;你也可能利用雙重曝光,將奢華與困苦硬生生地安放在同一畫面之內,引人反思。思考哪種技法、方向最能呈現你的意念和個人特質,就是手法上的創作。

任何意念和手法都介乎於「普遍」與「獨特」兩極之間。愈是普遍,就愈缺少個人特質。例如手機攝影,人人皆拍,就是非常普遍的手法,但手機拍攝加上被攝者直視鏡頭微笑的話,就較為獨特了。定位普遍可能是思考不夠深刻所致,但也可以是刻意選擇。選擇「普遍」其實亦無不妥,但須意識到自己很可能不是唯一,看到類似作品時也別太驚訝。

相同的主題,不同的作品

意念和手法以外,主題相同又是否抄襲呢?其實單單定下主題,作品仍然充滿各種可能性。對主題的解讀、想要強調的意念、呈現意念的手法,都可以令同一主題下的作品南轅北轍。

就如同以「二戰」為主題,《榮譽勳章》(Model of Honor) 與《決勝時刻》(Call of Duty) 兩款電腦遊戲的玩家體驗,都已相當不同。因此,如果創作者有自己的意念和手法,即使主題相同,我們大都會傾向認為該作品是一項獨立創作。若有關主題愈普遍,這種傾向就愈強烈。

Call of Duty: WWII (2017) 遊戲截圖
Medal of Honor: Allied Assault (2002) 遊戲截圖

短評

以這樣的框架去看,首例中兩輯作品雖主題、意念和手法也相近,但兩者在此三個範疇上的定位皆為「普遍」,並未注入很獨有的個人元素在作品定位之中,因此不被認為涉及抄襲,也不難理解。

次例中,有關片段的手法也跟得獎作品十分相似。雖然得獎作的重點手法「倒影+上下顛倒」亦非原創,但廣告片連其「對稱構圖、人物位置、觀塘工業區」等元素組合亦均告相同,單說巧合實難服眾。

《穿越時空的少女》, 李維燊
Bauhaus 廣告影片截圖

不過,即使手法相近,假如背後有合理而獨特的意念作支持,還是有可能被認為是原創的。我們雖然無法得知導演真正的想法,但影片整體意念( [據品牌所稱] )是性感與粗獷,全片風格也是爽朗明快,卻突然加入一幕輕柔唯美的畫面(音樂氣氛卻沒改變),實在有點意念不明,指其抄襲也是合理的質疑。

那麼,得獎作品本身又有否抄襲呢?從創作者為作品起名《穿越時空的少女》,可以猜想他的創作意念應該是想表達一種時空交錯、虛實難分的感覺,而我認為這是他原創的想法。翻看 [網友的留言],雖然在該位置拍過倒影的大有人在,即使得獎攝影師事前真的看過他人的作品,但他加入了自己的意念去重塑這場景。這種情況,如前文所說,應屬「受啓發」而非抄襲。


切身例子

其實早年我也拍過一輯地鐵街拍作品,名為 [《智能時代》]。這輯作品的靈感源於日常觀察(而不是別人的作品),那時還未換智能手機的我,只見滿街的人都在低頭,很是怪異,就產生了拍下這個主題的念頭。思考過後,最後產生了「讓低頭族看看自己構成了多怪異的情景吧」這樣的創作意念。


《智能時代》的表現手法,是大量的近距離廣角盲拍,而不採用長焦遠距偷拍。因為這樣正正能突顯出專注於眼前小光屏的人,對環境的警覺有多薄弱。這種手法雖然不是原創,但與我的意念十分配合,也很能發揮我的盲拍技術。因此,假使要面對同類題材創作者的疑質,我仍能堅定而自豪地宣稱,這是我的個人創作作品喔。

歡迎大家在社交平台上,跟我交流互動喔!

FB: 阿零
IG: arling.hk
Youtube頻道: 阿零的攝影日常


文章分類: 照片背後    攝影隨筆    影片文字補充

觀看更多: 最新影片    最新文章    最新相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