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攝影隨筆】例位,拍還是不拍?

Posted on

每當有港人作品獲獎,該地點、該概念、該手法也往往會引起追訪和仿效。除了獲獎地,香港原本也有不少熱門拍攝地,不斷吸引人們去「朝聖」。青欣山、海山樓、南山邨、天空之鏡、海港城、彩虹邨…大家都在同一地點以相近的構圖去拍,漸漸成為所謂的「例位」。

或許有人對這種拍攝風氣嗤之以鼻,但其實模仿甚至複製,有時是一種相當有效率的學習方法。模仿可以縮短探索的時間,直接學習重點,免走太多冤枉路,因此也可說是一種學習策略。

Architecture of Density Series – Michael Wolf

然而必須留意的是,模仿只是自我提升的過程,而不是終點;是學習的方法,不是拍攝的目的。因此,請千萬別滿足於成功複製出某大作,更不該為此沾沾自喜。模仿學習的關鍵是,模仿過後,我們有否分析或理解該拍法的優秀之處,並思考如何能更進一步。

不妨想想第一個拍攝的人,是用了怎樣的眼光才能發現這樣的構圖?這個構圖運用了甚麼手法?為甚麼會好看?是因為對稱嗎?是因為獨特的引導線條嗎?再想想,假如在不同時份、天色、天氣、季節下拍,有沒有可能拍出超越別人的作品呢?會不會有另一個地方,有著跟這裏相似、卻更勝一疇的元素呢?

更重要的問題是:能否在別的情況下,運用到同樣的手法或技巧呢?思考這個問題,就是一個創新的過程,比提升技巧,再高一個層次。

創新大概可分成兩種。第一種是完全地無中生有。愛因斯坦提出重力會減慢時間、布列松提出的「決定性瞬間」概念,這都是前無古人的全新概念,極具啓發性,開拓了世人的眼界,帶來了全新的觀點去看事物。然而這種創新的難度非常高,可不是每天都能發生的事。

布列松「決定性瞬間」經典示範作之一

第二種則相對容易,因為有跡可尋,方法就是以前所未見的方式去運用或組合現有資源。所謂資源,可以是物質,也可以是知識或技法。一戰時,德國受俄、法左右夾擊,必須快速運送大量軍隊與物資。於是,德軍想到向美國馬戲團借鑒遷移方式,解決了這個軍事難題。德軍的解決方法雖不是原創,卻也是一種創新的解答。

幾年前,一種淺景深闊視域的人像拍攝手法(Brenizer Method)引起了熱議。這種手法由一位紐約婚禮攝影師發明,透過長焦拍攝一個大範圍,再合併成全景照,產生出獨特效果的人像照。

全景合併技巧其實絕非新鮮事,更是風景拍攝上一種常用技巧。但想到把它應用在人像及婚禮上,就是一種創意的發揮。

“Brenizer method”示範照, (C) Ryan Brenizer

牛頓說過,他能看得遠,是因為站在巨人的肩膊上。在資訊快速流轉的今天,我們不僅能從前人的想法中獲益,也能輕易從世界各地的拍攝者之中獲得啓發。巨人就圍繞在我們身邊,這實在是創作的好時代。

 

歡迎大家在社交平台上,跟我交流互動喔!

FB: 阿零
IG: arling.hk
Youtube頻道: 阿零的攝影日常


文章分類

照片背後攝影隨筆影片文字補充

觀看更多

最新影片最新文章最新相片

 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