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長野行】Day4 – 一步一步行上頂 穗高岳上看山嶺(文字補充版)

溫暖的晨光,為第四天的旅程揭開美好的序幕。 前一天從上高地河童橋出發,走至涸澤留宿一夜,遇上了燦爛的星空。在寒夜中拍著拍著,不知不覺便到了凌晨四時,曙光開始滲到天邊,原本隱沒於黑暗的山野也漸漸展現。 由於涸澤位處山谷,群峰環抱,因此無法看到太陽從地平線升起,只能見到天色漸亮。四時四十分左右,各個山頭開始被微弱的晨光照亮,呈現著暗紅色。突然,金黃色的晨光澎湃地灑落群峰,破曉了! … 閱讀全文【長野行】Day4 – 一步一步行上頂 穗高岳上看山嶺(文字補充版)

Posted on

【長野行】Day3 – 執齊行裝上高山 涸澤星空超燦爛(文字補充版)

昨天下了一整天的雨,今天總算短暫放晴。抓住這個空檔,向著今趟旅程的重點——日本的山岳頂峰進發。 從河童橋出發,經德澤園抵達橫尾。德澤園是距離河童橋約一個半小時路程的另一處住宿及露營地,假如嫌河童橋一帶遊人太多,可以選擇於此留宿。橫尾則是一處熱鬧的大型停留點,因為該處乃3條登山路線的交會點。 於橫尾北行,可達槍澤,繼續登上槍岳;東行可抵蝶岳;向西走過橫尾大橋,則能前往涸澤,該處可再進一步登上奧穗高或北穗高岳。由於人流旺,該地的橫尾山莊是一座規模較大的住宿點,也有熱食供應。 … 閱讀全文【長野行】Day3 – 執齊行裝上高山 涸澤星空超燦爛(文字補充版)

Posted on

【長野行】Day2 – 雨中遊走上高地 全身濕晒凍到痺(文字補充版)

 旅程的第一天,跌跌撞撞地抵達了上高地,匆匆忙忙地拍了個日落,然後便在日本渡過了首個晚上。晚飯的時候,雖然同枱的日本大叔幾乎不懂英語,而我也只懂極少日語,溝通極為困難,但大家仍落力地溝通著。  他問我明日想要到哪裏,我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樣子說,想要上岳澤,再上穗高岳,再走大切戶,再到槍岳。他問我登山程度如何,人數多少,我說我是獨行新手,他立即就雙手打了個大交叉給我。他說,岳澤—「難」,大切戶—「不可」。  飯堂裏其他日本登山客也陸續加入我們的對話,也很熱心地給我各種建議。然而最後,我還是沒有結論,就這樣帶著忐忑與困惑睡去。 … 閱讀全文【長野行】Day2 – 雨中遊走上高地 全身濕晒凍到痺(文字補充版)

Posted on

【照片背後】-《涸澤晨光》

《涸澤晨光》 前一夜因無法順利找回床鋪,索性在寒夜中拍了一整夜星空。不知不覺便到了凌晨四時,曙光開始滲到天邊,在拍完《涸澤之曉》後不久,曙光便把星光蓋過,原本隱沒於黑暗的山野也漸漸展現。 由於涸澤位處山谷,群峰環抱,因此無法看到太陽從地平線升起,只能見到天色漸亮。四時四十分左右,各個山頭開始被微弱的晨光照亮,呈現著暗紅色。突然,金黃色的晨光澎湃地灑落群峰,破曉了! … 閱讀全文【照片背後】-《涸澤晨光》

Posted 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