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 About

我相信,人人皆可成啓蒙

2016年10月23日,我的Facebook專頁和YouTube頻道開立了。

那個時候,我剛離開工作了數年的崗位,一個人走到日本去登山,為的是探索自己的可能性。那趟日本之行,是我為嘗試影片創作而安排的旅程。該趟旅程的紀錄,就是後來的《長野行》系列。《長野行》Day1,就是我第一條一手創作的影片。

到底世界會如何看待我的攝影和影片作品呢?我又能在這個媒體創作的世界中走得多遠呢?Facebook專頁和YouTube頻道,正是我回答這些疑問的方法。

就這樣,單純出於好奇,「阿零」這個身份便誕生了。

「阿零」誕生後所發佈的作品,總算獲得不少讚賞與認同,驅使著我繼續創作下去。然而,時日漸過,回頭一想,我的創作除了讓我刷滿足感外,還能不能更有意義呢?我可怎樣利用攝影,為世界創造更大價值呢?

經過一年以來在網絡上的互動交流,對於這些問題,我似乎漸漸有了眉目。

「Be inspirational.」

這就是我的答案。

我們並不需要先成為一個偉人,才可以啓發別人。反之,人往往因為啓發別人,而變得偉大。

萬千追隨者誰不渴望擁有,但我更希望的,是能招聚一群追求自我提升、渴望不斷進步的同路人。這群人透過互相交流討論而彼此受益,互相啓發。只要樂於分享想法,人人都有可能成為別人的啓蒙。

這,就是我創作和分享的原因。

關於目前的我

土生土長香港人。本業是攝影師,也是個跨媒體創作者。除了拍照,也創作影片和寫文章,並活躍於不同的交流平台。

攝影於我,除了為興趣而拍,也為生計而拍。從風景、街拍到人像也略有涉獵,演活著曾國藩之名句「坐這山、望那山、一事無成」。最喜歡拍的是自然風光。

影片於我,是更多元化地表達自己的手段。內容主要是照片背後的創作實況、心得分享和旅途記錄,偶爾也會創作Timelapse作品,也會接受有酬任務。

寫作於我,是表達深層的抽象想法最簡單直接的方法。我希望透過寫文章找到共鳴者,更希望能引來不同想法的朋友回應,開闊思維。拙文偶爾見於Photonews 攝影日報Fitz 運動平台DCFever達人文章等網上平台。

創作之餘,亦努力經營著FB專頁及YouTube頻道。除了刷滿足感,也希望能招聚一群志同道合的同路人,透過彼此交流一同進步。

Facebook專頁:阿零    YouTube頻道:阿零的攝影日常     Instagram:arling.hk

左拐右拐的攝影路

雖然沒有接受過正規攝影訓練,但靠著不斷探索,以及從不同人身上學習,慢慢累積了經驗,一步一步走到目前。

2010年,一個人、一輛單車、一部相機、一個帳篷,花了半年時間,從布里斯本浪盪到悉尼。這段遊歷,開闊了眼光,

也發現了自己在攝影中的可能性,可說是一段啓蒙之旅。

2011年,回到香港,開始帶著相機,走上街頭,凝視社會的不公義。2013年,迷上了街拍那種如同狩獵般的快感,並開展了個人街頭紀實專案「 智能時代」。2014年,再次毅然跳入一個全新的領域——人像攝影,感受攝影都不同形態。2015年,開始探索「故事」在攝影中扮演的角色。

2016年,為了將攝影從興趣提升成事業而作過一些嘗試,但想要建立的東西沒有成功,變成了一場迷濛的夢。同年,因緣際會下認識了一些熱愛拍風景的朋友,經歷了一段瘋狂上山拍攝的難忘歲月。今天很多作品、技巧和想法,也是那時候產生的。

然後,繼續在無常的人生中努力地掙扎求存、繼續拍攝、繼續創作,不知不覺就走到目前了。

「不患無位,患所以立」

中學時期曾讀過孔子的教悔,其中這一句話給我的印象特別深刻,並成為了我的座右銘。

這句話出自《論語.里仁》,全句是「不患無位,患所以立;不患莫己知,求為可知也。」

意思是,不必擔憂沒有官位,反而應當想想自己有否足夠才德立足於該位;不必憂愁自己的才學不為人所知,只求自己擁有值得為人所知的才學。

互聯網時代,世界紛紛攘攘,人人爭相發聲,噪音掩蓋了值得聆聽的聲音。有時候,眼見自己傾力創作的作品,還不及些瑣碎無聊、嘩眾取寵之事受到關注,難免不忿。孔子這句話讓我感到安慰,也讓我明白到立身處世應有的態度。

我始終相信,互聯網時代,沒有懷才不遇。在為人所知之前,就先做好自己吧!